呂梁新聞網首頁  > 首頁  > 往事

甄家莊殲滅戰

——晉綏首府印象記(二十四)

2020年11月21日 16:46:57 編輯:

□ 牛寨中

甄家莊村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2015年9月,村口的橋頭南側,聳立起一座仿古碑亭,上書“甄家莊殲滅戰紀念碑”9個燙金大字。仿佛在告訴我們:這里曾經是戰火紛飛、硝煙彌漫的戰場。

站在甄家莊橋頭的紀念碑前,仿佛又讓人走進了七十多年前發生在這里的一場抗日戰爭:

1943年9月27日夜,日軍第59旅團85大隊700人,偽軍100余人,由臨縣白文鎮、寨子村分兩路出發,奔襲興縣城。當天到達李家灣,殘殺群眾10余人。28日竄至瓦塘、裴家川口、金盆灣等地,并向河西馬鎮、合河開炮,向我八路軍河防部隊進攻,我軍以炮火還擊,斃傷日軍40余人及騾馬10余頭,敵人受到殺傷后不敢戀戰,便進擾黃河下游黑峪口。10月2日黃昏時,又逃至蔚汾河川趙家川口盤踞3天,將村內房屋門窗全部燒毀,刨挖窯洞百余孔。

得知敵85大隊孤軍深入,晉綏軍區賀龍司令員當即決定結合游擊戰,在運動戰中消滅這股敵人。當時,120師358旅已返回陜北,358旅參謀長兼三分區參謀長李夫克帶著一個班和幾位參謀留在興縣,司令部決定由李夫克和八分區政委羅貴波共同指揮圍殲敵85大隊的戰斗。10月4日夜,我軍迅速進入設伏位置,在小善畔一帶高地首先與敵接火。敵一見被圍,不甘束手就擒,連忙由王家圪臺、曹家坡、劉家莊一線向東南方向白文鎮老巢突圍。沿途遭我軍伏擊,狼狽逃竄。7日夜,敵人在5架飛機掩護下向南潰退,又被我軍截擊于甄家莊附近。其時,屢受重創的敵85大隊已傷亡過半,僅剩下200多人,沒有糧吃,也沒有水喝,只能靠飛機空投食品救急。而我軍36團居南,軍區特務團鎮東,17團臨北,26團和21團位西,敵人進退無路。最近的陣地距敵僅數百米,鬼子剛一露頭,我軍的子彈就毫不客氣地飛過去。敵人只好爬上甄家莊南面高山固守,8日夜,敵人曾一度突圍,被我軍擊退。

甄家莊戰斗打響后,興縣民眾積極配合,送水送飯抬傷員,周圍50里的村莊,動員擔架600余副,其中有200副隨軍行動,在90華里的運輸線上,9個小時就可把傷員送到河西賀家川軍區醫院;240名民兵冒著槍林彈雨,隨軍奔波7天,有兩天沒吃上一頓飯,仍精神煥發,毫無怨言。這年秋,陰雨連綿,谷子濕得上不了場,四區助理員李彥恩和甄家莊民兵將谷穗剪下來,在熱炕上邊烘邊打,連夜碾下小米熬成粥,一擔擔金燦燦的米湯、窩窩頭送上戰場;吳城的百姓,將收打后的黍子在鍋里炒干,碾成糕面,把一盆盆香噴噴的油糕送上火線。戰士們輪流吃飯,不給敵人半點喘息機會。甄家莊民兵婦女救護組,帶著雞蛋、水果救護傷員。白明珠的老婆被鬼子殺死,他背著小孩向外跑,看到山上有一位傷員,立即放下孩子,把傷兵背下來,安頓好后才去照顧自家哭著的孩子??h委、縣政府、抗聯等后方供給的同志,每日奔走忙碌,組織民兵運送彈藥、食品、衣被及傷病員的安置、運送。軍民齊心合力,前方戰士殺敵情緒高漲。在小善畔戰斗中,我軍與兩倍于我之敵肉搏,將鬼子四次進攻擊退。機槍手孟文兵突圍后,被十余敵尾隨,他見退卻不及,將機槍破壞,拉響手榴彈,與敵同歸于盡。在新莊村,我一排戰士被200余鬼子包圍,戰士上房頂作戰,擊退敵人五次沖鋒。

圍攻甄家莊高地的戰斗已進行了一天一夜。8日深夜,槍炮轟鳴的戰場陷入一片寂靜,唯有敵人的陣地上偶爾響起壯膽的零星槍聲。盡管七天七夜沒有睡覺,但李夫克和羅貴波同志毫無倦意,依然坐在狹小的臨時指揮所里一塊兒商量如何在運動戰中把敵人消滅。甄家莊以東是敵人控制的嵐離公路,距敵赤堅嶺、王獅據點很近,我指揮員判斷敵人可能東逃,于是決定把軍區特務團埋伏在甄家莊東面的鄭家岔,三十六團埋伏在東北面的吳城、碾公式一帶,再在其他三面虛張攻勢,迫敵東逃,誘其入網。已是半夜12點鐘了,警衛員一見首長又要熬夜,就到山下的村里去弄飯吃。

據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李夫克畫傳》記載,當時我軍指揮所設在興莊村前山梁上的一孔小窯洞里。門朝敵陣,門前有一棵大樹,標記十分明顯。白天能夠看清五里之外甄家莊高地上的敵人。設立指揮所時,有位參謀問李夫克:“參謀長要不要安排放哨?”李夫克回答:“當然要放哨,不然我們就會被鬼子偷襲”。9日凌晨,師部通訊員送來周士第參謀長的一封信,李夫克正在看信,突然,窯洞附近的哨兵喊“敵人來了”,指揮部官兵一面開槍御敵,一面下山到興莊村。十來分鐘后,山上又恢復平靜。原來是敵人白天發現了我指揮所,又發現周圍沒有多少部隊,于是深夜又作困獸之斗,鬼子組成一百多人的突擊隊,先向北繞過我17團的防地來到曹家溝,被我師部偵察員發現。師部接到敵情通報,以為敵人要從曹家溝突圍,立即信告指揮部追擊。誰知敵人到了曹家溝并未東逃,反而掉頭向西,翻過17團背后的山梁,在一片洼地附近兵分兩路,一路順著洼地偷襲指揮所,一路下山突擊興莊村。由于槍聲一響,偷襲我指揮所的敵人知襲擊不成,也奔襲興莊。當時興莊村有17團兩個連換防休息,流動哨發現敵人后,槍聲一響,村中部隊節節抵抗。鬼子一看偷襲也不成,不敢戀戰,又順著無人防守的山溝抄近路回到甄家莊高地。死傷慘重的85大隊殘部,身陷絕境,居然精心部署,孤注一擲,偷襲我指揮機關,事后還能安全返回駐地。這說明日軍的部隊不僅裝備精良,訓練有素,非常頑強,戰術指揮也是很高明的。如果我軍對此掉以輕心,就有可能吃大虧。后來,賀龍同志知道了這件事,和李克夫見面后說:“你們要好好研究日本人這一套!”

天亮后,飛機又來投擲食品。日軍被圍困于山上整整3天,曾幾次在夜間突圍均被我軍打退。敵人白天僅靠飛機上投擲的些許食品充饑,難以果腹,只能在地里找些白蘿卜、蔓菁等青菜,燒幾株黑豆來填肚子。10日夜9時,敵人強行冒死向東突圍,在鄭家岔附近遭我軍伏擊,退路斷絕,敵人為死中求生,背水一戰,集中力量向我軍沖鋒5次,均被擊潰。當時我追擊部隊又趕到參戰,殘敵乘黑夜向南北高山逃散,潰不成軍,我軍分路搜索追擊,將日偽軍近700人消滅。11日拂曉,又有敵機3架前來掩護,最后僅有殘敵百余人乘機逃回嵐縣王獅據點。這次戰斗中,李夫克、羅貴波倆人整整十一個晝夜沒有休息。戰斗結束后,他倆已過度疲憊,在擔架上抬出指揮所。

日軍這次“掃蕩”原計劃進行兩個月,結果入侵興縣不到半個月就被粉碎。甄家莊莊殲滅戰,打痛了敵人,賀龍同志撰寫文章,發表在晉綏軍區編印的《戰例叢刊》上。為此,毛澤東特地發來電報,鼓勵和鞭策晉綏抗日軍民要乘勝前進,打出威風來,擴大自己,擠小敵人。

2987招财鞭炮 欢乐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足彩比分 500 Leon沙皇国际官方网站-Welcome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丨 欢乐捕鱼4破解版 浙江省福利彩票官方网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 打击网上棋牌室 彩票中心几点开 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 李逵劈鱼原理 彩票分析软件 河北11选5遗漏走式手机版 单机麻将所有版本大全 上海福彩中心中申请 浙江飞鱼管业